月醬

湾家人,这儿拿来存产的粮

【凹凸乙女】骑士

*安迷修x你
*大概有玻璃渣
*抄完骑士宣言的产物
*我挺认真写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ooc orz


草地被鮮血染紅,連你身上都沾滿了血污。

你的骑士半跪在你面前,伤痕累累,却还在说着“小姐你没事吧?对不起是我晚到了。要是我再早一点的话⋯”

“安迷修。”你打断骑士的话,从腿边把刚放回去的匕首抽出,ㄧ甩手,直直的往前丢去。

匕首擦过安迷修的耳尖带走几根发丝,没有一丝停顿的插进了后方又将爬起的野兽的体内,刀刃全数没入。

“我能保护我自己。”

安迷修本来低着的头在你说完这句话后抬起,他湖绿的眸子里似乎翻起海浪,微微瞪大双眼,一脸不可置信“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你看着他的眼睛,本来坚硬起来的心在对上他的视线后荡然无存,可是你还是没说话,你错开交接的视线,开始盯着你面前的地面看。

安迷修见你是这种反应,也垂下那双好看的眸子,睫毛一扇一扇,挡住了所有情绪。他站起身来,朝你行了一个礼。“失礼了小姐。想必是我修行的还不够,还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您。我会更加努力的修行,想必有一天,我能成为您称职的骑士。”说完转身就想走。

你愣了愣,突然冲上去揪住了他的领带,你本来就比他矮,这一揪安迷修不得不稍稍弯下腰。

“安迷修!我才不是因为你实力不够不需要你!”你一生气,伸出另外一只手就戳向他身上的伤口,满意的在他脸上看到吃痛的表情“你这是什么样子?!让自己受伤很开心吗?!”

“可是小姐⋯”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你不用每次都出来帮我挡!”你几乎没有这么生气过。安迷修并不是一个会让人生气的人,相反,他对待你的方式就像把你捧在掌心都不敢用力,生怕哪儿摔着碰着。

但这也是最让你生气的地方。

“所以,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想到在刚刚的战斗中对方好几次替你承受了野兽的攻击。当鲜血红艳的飞入空气,再落入土地,每个动作都像被放慢了一样。你清楚的看见你的骑士牢牢的挡在你前面,就好像不管什么都不会伤害到你一般,你可以安心的待在他的保护下。

可你不想。

你总想着,要是哪天安迷修就这样死于某次为你抵挡攻击,那自己还不如不要活着。

骑士的八大美则之一—牺牲。

你知道安迷修能毫不犹豫的为了保护任何他想保护的人事物而牺牲自己。

而其中你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为你而死。

你感到一只手抚上你的面颊,有什么从眼眶滑落,又被那只手擦去。

世界开始模糊,你开始看不清安迷修的样子了。这让你一下慌张起来,本来揪着他领带的手再次用力。

你太用力了,唇齿相撞,口腔中瞬间出现了铁锈味。

你放开他的领带转而揽上他的脖颈好让自己能够跟他更加贴近。他也只在一开始愣了一下便揽住了你的腰。

他细致的为你舔净唇上的鲜血,扫过齿列。你松开牙关,试探着伸出舌头,一下便被他的带去。

这吻充满了安慰性质,就像他一贯的作风,使你慢慢冷静下来。

再分开时你已经能看清了,他还在那里,眼眸弯弯,光亮又重回他的眼睛。

他凑过来用额头抵住你的“公主殿下,我答应您,我永远都是您的骑士,不离不弃。”

笨蛋,我才不是什么公主殿下,你想,我想成为在你身旁跟你一同战斗的骑士兄弟。

但是这话你终究没有说出口,因为你知道,这家伙就是个骑士道白痴。

“那么,只要自己变得更强,强到足以保护他/她就好了吧。”

后记(?
其实都是些自己想跟安迷修讲的话啦⋯⋯
希望想传达的东西有传达到(

评论

热度(58)